因患少儿麻痹症双腿残疾,常年靠一双拐杖东奔西走;因家境贫寒只读过一学期书,躲在教室门口偷偷“上”了两年学。陶新花,一位残疾农村妇女,靠着自强不息实现了人生“大逆转”,通过经营来料加工,不仅自己过上了富裕的生活,还带领300多名农村妇女、残疾人走上致富路。


  每天早上4点,陶新花就早早起床,整理验收完前一天晚上收上来的头花产品后吃早饭,然后驾驶她的马自达轿车到各个来料加工点检查进度情况。上午10点左右,来到冷水镇“残疾人之家”,指导大家加工头花。吃过中饭后,她又开着车到各个加工点回收头花产品,打包后发往厂家。每天晚上她都会回到距离镇政府3公里的白岩村大溪自然村家里,她在村里还开了家烟酒店,村民们都习惯等着她晚上回来再来买东西。尽管在镇里建了房子,她还是习惯住老家,“老房子住久了有感情。”

  这就是陶新花一天的工作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。


  7月14日上午,我们来到陶新花的“残疾人之家”。她刚好转了一圈回来,车上装满了村民送给她的西瓜、甜玉米。“这是大家的一片心意,他们都知道我‘家里’人多。”“残疾人之家”的房子是陶新花花了100多万元建造的,一楼是加工点,二楼是厨房,三楼四楼是培训室、康复室,12名残疾人在这里加工头花、免费吃午饭,每星期两次康复训练。新渥街道双槐村西庄自然村残疾人陈正银还带了智障的妻子过来,他每天可以挣到20多元加工费,妻子就在边上玩。“真的感谢新花姐,不仅可以挣到钱,更重要的是这个家让我们得到了温暖。”

  “我自己也是残疾人,深知残疾人的苦。”2岁患少儿麻痹症,从此不能正常行走。8岁到了上学年龄,因为家里穷,仅仅读了一个学期,家里就交不起学费了,渴望读书的陶新花就偷偷躲在教室门口听了两年课。16岁那年母亲去世,父亲身体不好干不了农活,一家人的担子就压在了残疾的陶新花身上。她下面有3个弟弟妹妹,最小的3岁,最大的13岁。为了养家,她什么活都干,做手工、挖元胡、采茶叶,因为身体残疾,她每天挣的只有不到别人一半。

  苦难的童年练就了陶新花不服输的坚强意志。21岁那年,陶新花结婚了,丈夫李文龙也是一名少儿麻痹症残疾人,第二年有了儿子。两个残疾人组成的家庭困难可想而知。“经常是吃了上顿没下顿。”倔强的陶新花心里发誓要改变这一切。她说服丈夫办了个养猪场,还种了香菇,后来又买了机器织毛衣送到义乌市场卖。靠着辛勤劳动,他们盖起了新房。


  转机出现在1989年。有一次到义乌小商品市场送毛衣时,陶新花看到一家商铺从事围巾来料加工业务。她偷偷剪了一段围巾带回来,在家里按照样式织了一条围巾,商铺老板看了非常满意。第二天,老板亲自找上门来,把一笔24800个手机包的加工业务给了她,要求在半个月内完成。陶新花在村里找了11名妇女,手把手教她们学会加工技术,半个月后,第一笔业务如期完成。老板过来验货时非常满意:“你大胆做起来,业务我有的是。”

  就这样,陶新花认定来料加工是一条农村妇女增收的好门路。但要把来料加工做大,对一个双腿残疾的女人来说,谈何容易。为了发动更多妇女从事来料加工,陶新花拖着残疾之躯,到义乌市场一家一家找业务;晚上回到村里又一家一户上门动员,手把手传授技术。


  就这样,陶新花的来料加工点逐步从大溪扩大到冷水全镇,又扩大到仁川、新渥、安文等周边乡镇,再后来又扩大到了仙居、缙云、天台等周边县市,甚至在江西都有她的加工点。现在,陶新花共有13个加工点,从业人员达到300多人。20年来,累计发放加工费6000多万元,去年达到480万元,今年在疫情之下,也已达到200万元。冷水镇朱山村妇女曹春妹跟着陶新花做来料加工10多年了,家里农活、照顾孩子一样没落下,每月可以增加收入1000多元。

  成功的背后是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辛和付出。2010年农历11月28日晚上,天下着大雪,陶新花骑着三轮摩托车到缙云送货,骑到半路,摩托车没油了,手机也没电了。漫天大雪、刺骨寒风,陶新花只能坐在摩托车上等过路人救助。从晚上10点一直等到第二天凌晨2点,才等到一辆过路的车子,这时她的双腿已严重冻伤失去知觉。因为冻伤,她的腿溃烂了3年,直到现在还留着伤疤。


  阳光总在风雨后。如今,陶新花把老家的房子全部翻新重建,在冷水集镇有两间四层“残疾人之家”,出入有轿车代步,还有3辆货车运输头花产品。去年,她又在冷水集镇购买了5间屋基,用来建造来料加工厂,现已建了两层。

  “只能往前冲!”陶新花坚定地说。